白鸭嘎嘎

高等游民

画了白黑的大头,想象一下座位立耳犬的两个崽,在成长期间,明明是哥哥的黑还停留在一个耳朵耷落一只耳朵还立着的尴尬状态,而弟弟白耳朵都成功的立起来啦,哥哥气鼓鼓的

评论(7)

热度(295)